杭州夜经济落后上海、成都,湖滨步行街能否带热消费​

搜狐焦点杭州 2019-09-08 07:43:45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来源:钱江晚报 晚上除了晚餐、电影,有钱没处花,那么高品质步行街能否带热消费 从今年7月初开始,本晚一直在聚焦“夜经济”话题——从深夜的外卖,到商场打烊后的网购;从代驾司机,到凌晨客房;还有曾经日落而息的偏远海岛,如今的夜间喧嚣成为城市乡间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光。 事实上,因为我们的消费习惯

来源:钱江晚报

  晚上除了晚餐、电影,有钱没处花,那么高品质步行街能否带热消费

  从今年7月初开始,本晚一直在聚焦“夜经济”话题——从深夜的外卖,到商场打烊后的网购;从代驾司机,到凌晨客房;还有曾经日落而息的偏远海岛,如今的夜间喧嚣成为城市乡间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光。

  事实上,因为我们的消费习惯从时间维度上被拉长,夜间经济已然是许多城市竞相追逐的蓝海。据权威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示,以服务消费为主要内容的夜经济在城市GDP中所占比重不断加大。比如,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的夜间消费,已经占到全天消费额的一半,并逐步上升。夜经济在打造亮丽风景线同时,创造了更多的就业岗位、带来产业发展机会,更是拉动内需,为当前经济发展注入了新动能。

  钱江晚报记者获悉,浙江商务研究院最近正着手调研一份关于杭州和浙江的夜经济发展报告,为的就是提供浙江夜经济发展的理论样本。他们在看到浙江夜经济闪光同时,也关注当下不足,期望更多人享受高质量的夜经济产品和服务。

  杭州夜经济落后上海、成都,持续增长不仅需要高端综合体

  “其实,夜经济的概念早就有了。比如,10多年前,杭州就出了一份夜间娱乐休闲生活的报告,后来在浙江,夜经济又称为‘月光经济’,宁波等地还出台过发展月光经济的指导意见。”张希明是浙江商务研究院消费与流通研究中心主任,他对于当下重提促进夜经济发展的概念,满心期待。

  在张希明看来,相比上海、广州、深圳,甚至成都、西安等地,杭州的夜经济还是落后的。

  “可能有人会关注到,近来一些机构发布的关于夜经济的城市报告。比如,杭州夜间订餐消费度、夜间网购指数等都排名在全国靠前面,但事实上,杭州还缺乏夜间消费的根基。”张希明说,“以我自己来说,我住在离城市中心相对较远的地方,晚上想吃点夜宵,无非也就手机点外卖,坐等半小时,上桌10分钟,这样的消费观念,从长远来看,本身无法成为夜经济持久的增长点。”

  让他很有感触的是,以杭州城西居民聚集区为例,有一批高端的综合体,比如城西银泰、印象城等,“但夜间除了晚餐、电影,还缺少其他促进消费的手段。”张希明说,当下夜经济发展迅速,是因为白天的时间多是用于工作。

  “发展夜经济不仅需要高端综合体,更需要多样化的形式和手段。”事实上,这也是张希明要在调研报告中重点阐述的内容之一。

  发展夜经济写进了红头文件,打造步行街是重要生态平台

  骆林勇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叠厚厚的文件,谈及夜经济的话题,他能很快从这叠文件中抽出好几份。“这些都是省里深化夜经济发展,从而促进消费的主要措施。”作为省商务厅消费促进处相关负责人,“夜经济”的发展,两三个月前已经摆上了台面,写进了文件。

  记者注意到,其中有一份是省商务厅等11个部门一起印发,打造推动高品质步行街建设的方案。“发展夜经济,本质是促进消费。”骆林勇说,其中除了老百姓手上要有钱,市场上要有货,关键还得有消费的地方,“高品质、多规格的步行街,就是夜经济的平台,所以,我们要积极推动这件事”。

  “再过几天,杭州湖滨步行街一期就要正式开放,这条街是国家级高品质步行街的试点,我们也可以预计的是,步行街开放后,主要的消费也将集中于夜间消费和假日消费之中。”据悉,作为推动夜经济发展的举措之一,浙江将用3年左右时间,在全省创建1至2条国家级高品质步行街、20条左右省级高品质步行街。

  一条步行街能给夜经济带来多大收益?事实上,衢州市区彩虹桥边,两三年前多了一条步行街,晚上的人气一下子旺了;宁波高铁站附近的南塘老街,重现宁波老底子传统餐饮,还引进城南书院、枫林晚书店等文创产品,让夜间的生活有了更多层次的消费场景……

  钱江晚报记者采访中,尽管各部门还没有来得及对步行街促进夜经济“贡献值”做一个官方统计,“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是构建整体夜间生态的重要平台,也是未来浙江发展夜经济的主要载体。”张希明告诉钱江晚报记者。

  一家小餐馆形成的夜经济,“秉烛夜游”还需要更多“低小散”

  马辉(化名)是个做餐饮排档生意的老宁波人,20多年前,他和亲朋好友合伙,在宁波老外滩边上开了一家小餐馆,取名阿马蛋汤,供应各种海鲜小炒,主打菜是一碗蛋羹。

  生意好的时候,马辉把餐桌移到了不影响行人通行的街边,几个人围桌一起,也成了特殊的门面。短短几年时间,餐厅的人气越来越旺,周边自发又形成了四五家店类似的小店,有个小夜市的感觉。

  不过几年前,因为环境整治,阿马蛋汤“搬家”了,跟着搬迁的还有他的竞争对手,他们各自找了一个店铺,原班厨师,但生意却是大不如前,周边的小夜市也逐渐冷清了下来。

  “自发形成的夜市、排挡,之前我们因为种种原因,整治了不少,但未来打造夜经济发展,这样的特色美食街,甚至自发形成的深夜集散地,我们应该重点鼓励。”张希明说,在他调研的几个城市中,包括杭州、宁波、温州等,想要成为“夜经济”更为活跃的城市,在积极推进散而多、并且具有规范和可复制性的夜间聚集地,我们还有不少向上的空间。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秦诗立表示,包括杭州在内的浙江城市,商业化程度很高,工作竞争大,因为缺乏夜经济发展所需的时间和经历。“要改变这个局面,其实还是比较难的,首先需要一种休闲文化的生活业态,比如,大家一起到个小夜市吃吃饭,喝喝酒,只有这样的方式成为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夜经济的发展才能更有根基。”

  钱江记者查阅发现,商务部有一份城市居民消费习惯调查显示,有60%的消费发生在夜间。一位经济专家谈及夜经济时表示:“古人说‘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其实,如今我们积极拥抱夜经济,让它成为城市消费的‘新蓝海’,完全可以与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并行不悖。”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