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差评央视纪录片背后,是真实残酷的买房故事

搜狐焦点杭州 2020-06-29 00:28:51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来源:西湖楼市 “买套房就像给人生穿上了一套盔甲,这套盔甲很沉,会让你走得很慢很重,但穿上盔甲的人生会更有分量感,比漂着强。” ——《人生第一次》 有人说,买房是成年人的快乐。 家。它植根在每个人的心中,是每座城市里的万家灯火,也是每个忙碌身影最后的归宿,它既是具体的,也是形象的。 ▲图源:视觉中国

来源:西湖楼市

“买套房就像给人生穿上了一套盔甲,这套盔甲很沉,会让你走得很慢很重,但穿上盔甲的人生会更有分量感,比漂着强。” ——《人生第一次》

有人说,买房是成年人的快乐。

。它植根在每个人的心中,是每座城市里的万家灯火,也是每个忙碌身影最后的归宿,它既是具体的,也是形象的。

▲图源:视觉中国

当“有房才算有家”逐渐成了当下漂泊在城市里年轻人追逐的信念时,“房”和“家”之间,愈发趋近。

傍晚,华灯初上,于城市里万家灯火中点亮那盏自己的灯,成了越来越多人的渴望。

如今,在北京买房、上海买房已是大多数人遥不可及的梦,就连在杭州买房也让不少人不堪重负,想要拥有自己的房子,想要在城市中安家实属不易。

在爆火的央视纪录片《人生第一次》里,有一个买房篇章,记录了三个不同身份、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普通人,在城市里的买房故事。

作品之所以备受好评,是因为从他们三个人的身上,很多人或多或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买房,让我有了后盾

“饺子吃得再多,没有房,还是冻耳朵”。

喜欢吃饺子的闫晶,虽然是北方人,但也是“北漂”一族。研究生毕业后,她留在北京做英语老师。

租房的闫晶,特别想要在北京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为了买房,她住在五环外的16平米的出租房里,每天上8节课,生活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有时候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

由于预算有限,闫晶想买一套朝南的一居室。在几次看房之后,她看中了一套朝南的双阳台一居室,建筑面积约为59.96方,总价296万,加上中介费和税费,约310万。

“两大家帮一小家,两大家各出110万,让他们小家承担90万……”在双方父母大力支持下,闫晶实现了在北京安家的梦想。

买了房的闫晶,就像穿上了一套盔甲虽然这套盔甲好沉啊,但穿上铠甲的人生,会拥有分量感

买房之后,闫晶终于有勇气换工作了。

就差2万元,与房子失之交臂

相比较闫晶,准爸爸温亚龙的买房之路更为艰难。

温亚龙,出租车司机,与妻子结婚多年,和父母一直挤在71平的老房子里。如今,为了迎接新生命的到来,他想把老房子卖掉,置换一套大点的房子。

在看中一套房子后,他与卖家进入价格的博弈战。

卖家要价425万,温亚龙出价400万。

双方各退一步,卖家降价到418万,温亚龙加价到403万。

为了再次降低中间价差,温亚龙想尽了办法,他建议让房子先出租10个月,收回约6万的租金给卖家,418万减去6万,总价变成412万。

温亚龙,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加价到408万。

再次沟通之后,卖家看出温亚龙无奈和艰辛,做了最后的让步,再降2万。只剩2万的差价了,但倾尽所有的温亚龙没有勇气再加价了,最终还是放弃了。

今年1月,温亚龙的女儿温暖出生了,让温亚龙有了更大的动力去赚钱,实现买房的愿望。

奋斗十年,争取在北京买房

黄昆仑,房屋中介,北漂六年。

温亚龙是黄昆仑前后服务了一个多月的客户,最终还是以2万元的差价失败告终,这也让黄昆仑损失了约2万元的中介费。

黄昆仑每天的生活都是围绕着房子,服务客户随传随到,一天带客户看20套房子更是不在话下。

受疫情冲击,中介几乎一房难卖。即便房东等得起,黄昆仑也等不起,他要在北京活下去。

他主动帮业主拿快递、收拾房子,他相信,只要对业主好,他们买卖房的时候就会想到自己。

每天与房子打交道,让他有些时候开始幻想这些房子是自己的该有多好,但是他也知道光想没有用,肯定得自己努力。

他希望在自己工作十年后,也能在北京买到自己的房子。

买房到底意味着什么?

对于闫晶来说,买房让她更有安全感,从此有了后盾;对于温亚龙来说,就是为了给刚出生的孩子,有一个更舒适的居住环境;对于黄昆仑来说,那是留在这座城市的意义。

▲图源:视觉中国

他们都是城市中的普通人,都在买房路上不断拼搏,就像《平凡的世界》里说得那样,每个人的生活同样也是一个世界,即是最平凡的人,也得要为他那个世界的存在而战斗

对于大多初来一座城市的年轻人,从漂泊,到安家,买房几乎成了成人世界里重要的一部分;背上房贷,即便走得很慢,却依然安心无比。

 ▲图源:视觉中国

愿城市里每个忙碌的身影,有家可回,有人等,有盏灯为你守候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